芙蓉為裳

噗嗤一声摔回来!

【全职高手】[王乔] [- 微茫 -](END)

我想了想把上中下几集中发一次,要不好难翻。

 

1、CP:王杰希×乔一帆;

2、狗血,OOC;

3、#环北冰洋系列#

4、对于这件事我只想说两句台词:

“壮士!买了这碗安利吧!!!”

“吃的太太都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

 

1、  多少年前欠奉一相逢。

 

“我们先回去了,你们自己也小心。”

苏沐橙坐在出租车里头给两个人打招呼,乔一帆点点头,示意安心。

 

兴欣飞B市比赛,打微草,乔一帆没捞着高英杰。

出体育馆的时候下了瓢泼大雨,一行人在外头站了半晌,只打到一张车,挑了年纪小的两个选手陪着苏沐橙和唐柔坐车回酒店。包子嫌弃等得时间太长,干脆冒雨跑回去,单独留乔一帆站在体育场屋檐下头等雨停。

B市的雨水来的猛,铺天盖地就是一头,透着雨帘望过去,马路对面的行道树被打弯了头。乔一帆掏出手机来开始刷论坛,前几页的热帖都是今天兴欣的比赛。

荣耀开服十多年,来来去去上亿的玩家,话题绕来绕去,还是要停在职业圈上头——职业圈也热热闹闹的来了又去,黄金一代都开始陆陆续续退役。

当年的新生代开始变成当打的大神。

乔一帆接了李轩的名头,坐第一阵鬼的位置。

只是不知道怎么的总会在新队员叫自个儿前辈的时候不好意思。

 

乔一帆现在不太给人接水了,不过苏沐橙和方锐开玩笑的时候还是会使唤他。

 

“一帆,我要温的,一半热水一半冷水。”

“冰的,三块冰块。”

 

乔一帆叫在后辈口中也得在前辈两个字面前加一个一帆。

不知道是不是天生有点娃娃脸,就算兴欣有叶修魏琛方锐三尊大神做上梁,这个少年始终没有养成那副腔调。

 

B市的雨来的猛去的快,其实说起来乔一帆也是在这里呆过的人,那个时候他住的地方就是往这体育场后头的小路抄过去的宿舍,中途可以途径一家自家经营的凉品店,老夫妻不卖时尚的奶茶或者是其他乱七八糟的果汁。

红糖水调上米凉虾或者木瓜水。

 

还是有点小雨,不过挺细,乔一帆不知道怎么就起了点少年游的心思,收了手机往体育场后头绕,打算去瞧瞧当年的小路还在不在。

最后的结果是那路还在,看上去更旧了点,路面上有修补过的沥青痕迹。

乔一帆占着自个儿没带什么钱的胆子就往那小巷子里头钻,中途还看了一眼当年那凉品店,一直挂在外头的小黑板不见了,可能是关了。

谁知道快摸到微草宿舍的时候却看见以前的小门前被拉其了一道栅栏,凭借二十多岁小伙子的身手翻过去也不能。

 

乔一帆垫脚往里头平面的瞅,隐隐约约可以见着宿舍楼还凉着等。不过微草这两年的绿化又更好了点,树木茂盛,郁郁葱葱。

除了远处一点光,啥都看不见。

 

于是王杰希从大路的路口拐出来看见的就是他踮脚拼命往里头瞅的样子。

说起来不知道是怎么的,乔一帆和男孩子到了二十岁之后还会抽头个子的普遍规律不太一样,二十多岁的年纪了,不管是身高还是身材,和十八岁的时候没什么变化。

方锐曾经推测过是不是在微草的时候给欺负狠了,个头都压着长不起来。

微草拿着报纸凑个头出来说一帆你给老夫说,是不是微草那些王八崽子不给你饭吃啊你咋就不长个子呢?

 

高英杰接班之后王杰希就退役了,要说当初联盟最出名的单身奶爸在位的时候一直兢兢业业不敢怠慢,走的时候倒是比谁都潇洒。

魏琛一流还留在兴欣帮忙处理公会里头的事情,兴欣抢BOSS抢的越来越猥琐;

黄少天去做的解说,从此再不发生过无话可说类似于“好的让我们专心看比赛”一类的台词;

喻文州接了冯主席的班,每次发冠军奖杯的时候都怒刷存在感;

所以只有王杰希走的太潇洒,大有功成身退之感。

乔一帆和高英杰私下聊天的时候也谈起过,大抵连高英杰也不太明白王杰希跑去做什么了,大抵也只有个好像跑去做生意了的映像。

 

王杰希的房子是老早就买的了,安在微草旁边,从前是为了随时随地能跑去管教那群小兔崽子,退役之后曾经的主要目的也变的可有可无。

只是既然占了天时地利,要是得闲下来买票跑去观众席上看比赛这种事情他也不是没干过。场上打了那么多年,退役后窝在观众席看自个儿的战队比赛实在是不一样的心境。

王杰希也知道自个儿奶爸的劣根性没剔除干净,也就随他了。

 

可惜乔一帆身高一般,踮着脚实在是没什么视线,最后干脆一跳一跳的跳起来光明正大的窥视。

所以王杰希见着他的时候乔一帆正在那蹦。

所谓夜黑风高,比赛完了之后这地方其实挺清净,路上都没人。王杰希乍见乔一帆举动猥琐,怎么瞧怎么像是踩点的行为。

踩点的还是微草。

 

后头一晃眼看清楚人了,才觉着这都什么事,大晚上的见着兴欣的人在微草门口跳,还是后门。

 

其实王杰希对乔一帆的认知断层大概得从第十赛季开始分割。

那一年的乔一帆用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成长,等到王杰希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长成了。当年的杰希大大做赛前分析的时候在脑子里过这少年的资料,才发现好像没什么。

是真没什么。

连面目都模糊,更别说风格 

第十赛季之后王杰希也继续打了几年,叶修滚蛋之后兴欣绝对主力的,除了成名较早的苏沐橙和方锐之外,也就剩一个乔一帆一个莫凡。

 

说起来乔一帆在王杰希脑子里头的映像大半都不是他自个儿刷的。第十赛季之前多半是高英杰给他刷的,第十赛季的时候是媒体和粉丝给刷的,王杰希被“微草有没有后悔放走了乔一帆”这个问题缠绕了整个赛季,冠军赛之后更是铺天盖地,搞得一段时间他听了这名字都会下意识的说没有。

剩下的一半就是第十赛季之后了,兴欣一跃又成了新生的新贵战队,职业赛总是要碰见的。王杰希从那个时候开始才开始对乔一帆做详细的分析。

晚上坐在屏幕下看资料,拿着笔给他写评语,写到“乔一帆”三个字的时候,他手快,一笔过去就写完了,不过是普通平常的一个名字。

可惜杰希大大奶爸性子根深蒂固,虽然问心无愧流言不惧,对着自家出去的娃,虽然看上去有点像领养的,还是有点说不忙道不清的上心。

 

王杰希站在高英杰十步远的时候叫了一声:“乔一帆。”

乔一帆瞬间吓着了,一跳落地就马上回头,一抬头见着是王杰希立马低头,小心翼翼又不知所措。

杰西大大纳闷了,他觉得自个儿没什么啊,难道那瞬间韩文清上身?

其实啥额不是,乔一帆纯粹是还沉浸在回忆青春的气氛里头,一跳一跳的看着微草不自觉的就想起自个儿再这地方那段没爹没娘的日子来,性子里头的那点软又显现出来了,被王杰这么忽如其来的一喊,抬头就是曾经微草的队长。

大概类似于新手的时候在埋骨之地跪了三百次,就算后头叱咤风云一个人能挑一个野外BOSS了,某日心血来潮跑去练小号,见着了昔日的童年阴影还是不自觉的手抖吧。

 

要不怎么说乔一帆不知道是不是纯粹和微草八字不合所以当年才默默无闻。

他最惨的日子交代在微草了,谁知道后头发达了,就是一时的心血来潮跑回来,谁知道还能被当年的微草队长给撞见自个儿画风崩坏。

 

乔一帆顿时连话都不能说了,颤颤巍巍也不过一句王队。

说白了都是没经验惹的货,乔一帆的性子早在兴欣给磨出来了,对着魏琛方锐叶修三人组合都能保持人设,大概归功于一开始奋斗阶段被叶修怒刷了一把接受度的原因。

可惜他没对王杰希的经验呐。

当年在微草的时候那是高山仰止。

后头比赛对上了也大多是隔岸观火。

你要他开着鬼阵去暗算王不留行他一点心理障碍都没有。但是你要他对着王杰希,还没打就跪了。

 

王杰希问他:“你在这里做什么?”

乔一帆刚刚要开口,却见一滴水就那么毫无征兆的砸下来,正好渣在王杰希脸上,王杰希还没来得及去擦,就听得淅淅沥沥的响。

又是大雨倾盆下。

 

王杰希条件反射的就拉着人躲,下意识的就往自个儿家跑。

乔一帆开始被拉住没想什么,可是等两个人站在单元口了才反应过来,一转头王杰希正常大小的那只眼睛有点红红的,他自个儿伸手去揉。

“王队……”乔一帆有点呆的问了句,抬起右手来,也不知道要干什么:“怎么了?”

王杰希一边揉眼睛一边回他:“没什么,刚刚被雨水给打眼睛里头了,有点疼。”

 

乔一帆瞧他那个样子,一边眼睛被他自个儿手挡住了,就只剩下另一只眼睛露出来。要不怎么说眼睛大的人看上去要比实际年纪年轻。

王杰希睁着个大眼睛瞧着他,乔一帆见着他那只露出来的眼睛不时巴眨巴眨的,不知道怎么就把自个儿心里头那点恐慌给扇走了。

“不要揉了,雨水不不干净会有点难受,越揉越不好受。等等啊我记得我有带眼药水……”说完就反手去翻自个儿背着的那个小包。摸了半天在贴着钥匙的地方掏出个小瓶子。

王杰希笑着接了,仰头往自个儿眼睛里头挤两滴,还问他:“小叮当啊。”

乔一帆没听过王杰希开玩笑,一听了有点急,忙忙的就解释:“那不是,长时间对着屏幕伤眼睛,怕他们比赛的时候伤眼睛,就习惯带一瓶。其实……”乔一帆声音有点小下去,大概又带着点小心翼翼抑或是讨好的意思:“也是当年在微草的时候看您带所以就……”

王杰希一愣,随后才想起来自个儿以前是有那么个习惯。

 

外头雨越下越大,乔一帆觉着惨了,刚才还是在路边,说不定还能打到车,现在跟着王杰希跑到小区里头来了,恐怕连出租车都不会进来。

“还想着回去啊,这雨看着得下一晚上。”王杰希瞧他那个样子,伸着脖子往外头不住的瞅,跟个小狗似的,掏出钥匙开了单元门,跺了跺脚把楼道里头的灯给弄亮了,回头招呼:“跟我这睡一晚呗。”

 

王杰希是B市本地人,说话会不自觉的带着点儿化音。

乔一帆被他那声调给弄得心头安稳了,不自觉就转身跟着他进了门。

直到两个人等电梯的时候才回过味来。

心想这都什么事,算是和儿时的初恋偶像近距离接触,还是在他已经移情别恋投靠敌人的年纪下。

王杰希是乔一帆的第一个荣耀偶像,妥妥的,谁让他是微草出来的呢,这点优良传统还是有的,想当年王杰希从训练营把他选出来的时候他看着那个人念自个儿的名字,心都能宠口里头跳出来。

只是现在问乔一帆对王杰希是个什么概念,也只能归纳于那些年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的偶像吧。

所谓往事都随风呐。

都随风。

 

2 、醒来恍惚又是少年梦

乔一帆的衣服基本都给打湿了,进门的时候才发现王杰希家里头铺着实木的地板,一看就死贵死贵。

乔一帆有点怯。

王杰希说你怕什么,我不也是湿的。

后头乔一帆被王杰希赶去洗澡,热水来的很快,一扭开热水器几秒钟就冲下来,王杰希安了个大型号的蓬蓬头,乔一帆一开始被本来是抬着头看水流,谁知道被打得脸疼。

乔一帆往自个儿身上打肥皂,全身都是泡泡,一边打一边想艾玛队长果然温柔娴淑持家有道太会照顾人不愧是全联盟最出名的单身爸爸以前怎么没发现呢……

以前啊……

乔一帆一哆嗦,想着自个儿以前也没机会发现啊。

又回神一想王杰希也被雨浇透了,怕他冷着了,麻利的就把自个儿弄干净了。淋浴室的门是毛玻璃,特容易吸雾,乔一帆去推门,留了个大手掌印在上头。看着觉着有意思,不知道怎么的就起了玩心,握紧拳头拿拳头底在毛玻璃上头一印,再拿手指头在上头戳出五个小圆点。

头一抬看见临着的洗漱间放着套折叠的整整齐齐的衣服,乔一帆走过去瞧才发现是套睡衣,不是新的,还带着点多次洗涤过后微微起的毛球,乔一帆走过去一抖开那衣服就知道是王杰希自个儿的了。

心道艾玛单身爸爸……

又不知道哪里来的小感动,说不准是为了这迟来多少年的小温暖,亦或是少年时候那点说不出的小期盼。

下头是一双毛绒拖鞋,还带着个兔子头。

乔一帆一看就笑了,他自个儿也有一双,也是兔子头,小两码。

高英杰送的。

乔一帆出来的时候王杰希正坐在沙发上玩手机,叮叮咚咚的声响,手指头按的飞快,隐约还能看得出点当年魔术师叱咤风云的样子来。

“王队。”乔一帆走到人跟前,隔着两三步的距离,恭恭敬敬的给人请安:“我洗好了,谢谢你。”

王杰希抬眼看了看他,起身把游戏给按了退出去,自个儿要往浴室走,乔一帆瞧站在后头瞧他样子,倒是真的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

所以说天性这东西是怎么也改不掉的,乔一帆天生对着王大眼颇为忌讳,又颇为敬畏。

王杰希瞧着人不对了,觉着那双眼睛眨巴眨巴的,怎么瞧着像是个小奶狗似的。

“怎么了?”

“啊?……”乔一帆回神了,一看王杰希那表情,整个人更抖了,刚刚被压下去的那点紧张又升腾起来,颤颤巍巍又绵延不绝,搞得面红耳赤,好不可怜。

王杰希心想我又怎么了我?!

却是奶爸心境升腾,伸手就把还握在自个儿手里的手机给塞乔一帆手里头去了。

“啊?”乔一帆这次是真呆了。

王杰希都不用等他说出口,脸上早就刻了个不知所谓,不求甚解。

“给你玩,电视坏了,或者你去书房玩电脑。”想了想又补充一句:“客房的被套很久没换,等着我出来。”

倒不像是招待客人的语气,颇有几分当年在微草训练营里头指点江山的意味。

遥想当年乔一帆还玩刺客,操控着角色在设计地图上跳跳蹦蹦,却听的背后横插进一把声音,像是冷水沥在锋刃口上。

“太急了,慢下来。”

乔一帆心口一颤,手中一抖,那刺客“吧唧”一声,从悬崖上头掉下来,眼看即将横尸,王杰希却蓦得伸出手来,压着他鼠标键盘,几个操作硬生生把角色身影一扣,安全降落,不过还是摔掉了三分之一的血。

那时候乔一帆的手指头就被扣在自个儿的手指头下头。

也不知道是不是当年心下有触动,亦或少年心性情难自禁。

乔一帆偷眼去看王杰希,魔术师还是神色泰然,总归没什么太大波动,只是感觉到视线转过来看了自家崽子一眼,神色清明,眼神疑惑。

却不知道那副样子撞进少年缺爱的眼睛里头是怎样的滔天巨浪。

大概又是由于是对着心目中最不可撼动的人物,不过是刚刚抽了芽的暧昧心思,也大多被惶恐给压下去,何况少年自知自个儿斤两。

说白了,不受宠。

说白了只是少年心事,不过是当年长在心口上的一株野草,韧韧风声,几载年岁后,连片影子都没留下,乔一帆自个儿都不记得了。却无端在此夜被撩拨了心头,所以说乔一帆怎么被戏称兴欣最后的良心,他这股子心性,一点点的温暖都得放在心口暖三年。

何况说起来王杰希也不是对他不好,只是怎么说?

亲疏有别。

乔一帆不知道自个儿怎么就忽然想起从前来,拿起王杰希的手机把锁屏划开。

王杰希在浴室里头,隐隐约约像是听到有人笑,细听又像是没了。

觉得自个儿是不是因为家里头没有来过人,搞得自个儿也有点神经质起来。

后头打开门出去的时候看见乔一帆缩着身子窝在沙发和茶几的那条缝里头坐着,自个儿手机放在茶几上——乔一帆居然真的叮叮咚咚的玩的起劲。

王杰希走过去瞧,屏幕上一溜的坑,正不住的往外冒着地梳头。少年十指在上头弹跳,又快又准,一个都不放过。

看着看着就觉着有意思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得见故人挑起了点少年情怀,王杰希索性往沙发上一坐,杵着胳膊看乔一帆在那里忙活。

少年很专注,到后头地鼠冒出来的速度快的恶心,乔一帆动作加快不少,鼻头上微微冒出点红来。

王杰希瞧着人,不知怎么的就冒出那句老话来:

微草有后悔放走乔一帆吗?

后悔吗?

也许吧?

乔一帆最后把王杰希的手机电池都给折腾光了,手机滴的一响关机。

“哎……”

王杰希瞧人那不自觉遗憾的表情觉得好笑,伸手摸了摸人脑袋:“得了啊,我记录都给你破了,还指什么呢?”

“啊?”乔一帆一时没理解得了,回过神来才觉着自个儿好像不自觉真是闹出了乌龙。

其实王大眼也有点欺负人,也怪他不知道乔一帆那股子听话的性子,他让人打地鼠,虽然好像无聊又蹉跎,不过乔一帆还真的就是那个会好好去做的人。

王杰希砸吧出味道来了,心道要是知道这人是个这种样子,说不准还真能后悔。

不过所谓往事都随风呐。

都随风。

本意是乔一帆睡客房,王杰希从衣柜里头抱出许久不用的被套来给他折腾好了,期间乔一帆站在另一头给王杰希扯被子角,模样小心翼翼又心不在焉。

却能在收到王杰希眼神的第一时间做出反应,最后两个人几分钟搞定了,乔一帆还站在门口给王杰希说王队晚安,麻烦您了。

谁知道天有不测人有祸福,王杰希一推自个儿的门,涵养再好也觉着今儿个是不是冲撞了哪路神仙。

只见早上忘关了窗户,整张床都成了重灾期。

实在是累的慌,连管它的心情都没有。索性抱了一床被子打算去沙发上讲究一碗,却在出门的时候遇着乔一帆开门上厕所。

乔一帆觉着自个儿对着王杰希抱着床软绵绵的被子望着自个儿眨巴眨巴眼睛这件事情实在接受不能,更何况男神还穿着双……小白兔的棉布拖鞋。

半夜王杰希给冷醒了,一睁眼乔一帆整个人睡相倒是规规矩矩,就是把被子全卷过去,裹成一个茧。

顿觉哭笑不得,也不知道哪里起的坏心思,把被子悄悄默默的给抽回来,彻底发挥的前职业选手的身手和心里素质,干的毫无声息又干净利落。

王杰希本身也没什么睡意了,就看着乔一帆没了被子不知不觉就一个人裹成一团,看着看着……心软了。

把被子给人丢回身上去盖子,谁知道是不是动作带了点,把人弄醒了。

只见乔一帆晃悠悠的睁开眼睛,满满都是委屈,不知道是冷着了还是吓着了,千言万语全都压在眼睛里头,不轻不重的望了他一眼。

“队长……?”

王杰希想,这个人,怎么真的像个小奶狗似的?

 

 

 

 

3、  只是非往风华从,拼个情有独钟。

乔一帆还没醒,或许应当说是人是醒了,脑子还睡着。浑浑噩噩的想起自个儿没有给队里打电话说不回去……

艾玛!

这次乔一帆到时候整个激灵就醒了。

倒是一边的王杰希被他这冷不丁的吓着了,看着人前一秒还乖乖的躺着,下一秒一个鲤鱼打挺身手敏捷的就从床上蹦起来光着脚丫子站在床边往自个儿的外衣兜里头摸手机。

王杰希想我怎么就……我怎么就!

愣是没看着这人事个这种心情来呢?!

 

那头乔一帆却已经拨通了苏沐橙的电话,正满目通红的给解释,大概正说到青春无限好,我正翘首往回瞧,却听的天上有闷雷……

没电了。

 

王杰希一抬眼就看到乔一帆拿着给小手机可怜兮兮的转过来瞧他,咬着个嘴皮子,眼神水灵灵的就飘过来了。

“这也不怪我啊……”

王杰希的声音挺轻,带着点说不出的意思。乔一帆一听就知道自个儿又崩坏了,不知道怎么的就往前队长这儿个求救——其实也不是个什么大的事情,他那么大个人了。

却是不知道有些个脾性叫本性难移。

潜意识这种东西。

嘿,不可说。

 

王杰希这下自是完全睡不着了,也跟着起来,去拿自个儿的手机,从联系人里头调出电话想给他拨过去。却是瞧了瞧没叶修的,也没苏沐橙的——好歹还有个方锐。

王杰希想,得,凑合吧,手一按把电话射出去了,顺手把手机丢给乔一帆。

 

料得那头乔一帆却也没细看,接通了就是一声:“苏前辈,对不起啊,我是在王队这里。”

方锐大晚上的也被他吓醒了:“卧槽啥?!你说清楚你在哪呢?王大眼他把你怎么了诶小乔你这是要叛变还是咋的?”

 

正是夜深人静,王杰希他家这房子隔音又好,他手机没开扬声器,但这情景下头却也没有什么听不清的。

王杰希朝人笑笑,那双眼睛一大一小的,乔一帆以前没敢好好看过,现在看过去却觉着怎么瞧怎么像是在笑话自个儿。

王杰希给他说:“我可冤啊。”

 

乔一帆脸色腾的就红了,手足无措,说话可得磕巴两声。在方锐“小乔啊你可不能啊你听我说啊兴欣对你可是真爱”似真似假的哭号中匆匆解释完毕,把电话挂了。

却是再也找不着怎么泰然自若的神色来,只好得站在地步上偷眼瞧那头人的反应。

 

王杰希说:“手机还我。”

乔一帆把手机递过去。

他翻开一瞧,三点二十六。

 

“乔一帆。”

“啊?欸!队长……啊不是……”乔一帆先是被他吓了一跳,急急忙忙的回嘴,却发现才是漏洞百出,自己赶着上去丢人,最后懦懦的叫了一声:“前辈。”

王杰希倒是被他给逗着了,现在才觉着是真的明白是个什么玩意。

“一帆。”

乔一帆猛得抬头,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这声给戳心窝子里头了,整个人期期艾艾的,再衬着这身衣服,还像是十八岁的少年。

王杰希让他过来坐,小兔子也乖,立马就坐过去了。

 

王杰希这个人吧,盛名已久,况且不负,要说全联盟从古数到今,谁最能带孩子,不好说。

但是要说谁最得崽子们喜欢加爱戴。

魔术师先生当仁不让。

于是乎对这把夜谈的把戏王杰希是相当烂熟于心,大意就是记得声音温柔循循善诱,眼神真诚你我平等,记得要恩威并施,倾听大于骂人。

所以天色蒙蒙亮的时候王杰希只问了乔一帆一句。

“给你个机会,要是搁几年前,你还在微草那时候,你想对我说什么?”

乔一帆没说话了。

 

王杰希顿时又觉得不行了,心道又出什么幺蛾子?

又瞧着乔一帆一直低着头,看不清表情,心里头倒是真觉得别是戳着人痛楚了。赶忙要凑头过去看——却不知是真戳着痛处了,不过这痛处也是心坎尖。

乔一帆努力压了压嗓子里头那股酸劲,细声细气的回他一句:“我就想问问,队长,我到底是哪儿不好……你不给我说……我也不知道……”

乔一帆当年在B市,说话的习惯不知不觉被高英杰带了同化,这些年在H也改过来了,多少年不曾听,却在这夜中忽梦少年时的时候打了老习惯,音调微微带着点上挑,像是小奶狗哼哼。

王杰希立起来一半的身子停住。

他是很认真的想了想:“没拉力不好的。”

乔一帆抬头瞧他。

“有关你个人,没有哪里不好的,天赋,技巧,努力。”王杰希望着他,斟酌着字句:“只是……不适合,你不适合队伍。”

乔一帆这次是真听懂了。

王杰希没骗他,他这个前队长,虽然不像霸图的韩文清一样一往无前,但是却也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

他说自个儿没什么不好,那就是真没什么不好了。

却也不是好,不适合就是不好。

所谓欲加之罪。

没办法。

乔一帆说不清楚是个什么心情,这疑问他压在心里头多少年,自个儿都觉得自个儿忘了,时至今日才发现越来还是执念颇深。

非要问透彻了,才觉得从那段日子里头拔出来。

 

乔一帆抬头给王杰希笑,笑的腼腆又真诚,他还能有两个小酒窝。

“谢谢队长。”

 

王杰希望着他就头疼:“你这人怎么……”

乔一帆开口想问啥?

 

王杰希低头吻了他。

 

王杰希的唇带着点凉意,不知道是不是在空气里的时间呆久了,怀抱也够冷,但是乔一帆却觉着稳当。

又稳当又安全。

 

哪个微草的小苗子不这么瞧王杰希。

 

乔一帆觉着自个儿是真往回去了,回到当年B市的训练室里头,少年心事懵懂又鲜明。那时候他还没遇着人生导师叶不羞,整个人干净的像个小树苗,望着顶头的那颗星长,可惜长的瘦弱又难看,却也不是没有某一日争得一分半亩的独一无二。

何况的身边还有个根红苗正的二代种子。

可惜他身边还有个根红苗正的二代种子。

 

分开的时候王杰希问他:“怕不怕?”

乔一帆拿手去拉他衣摆子。

这动作他少年的梦里做过千次万次,没一次的感觉有那么真实又鲜明。

 

王杰希瞧着瞧着,心就软了。

 

后头王杰希捅进来的时候乔一帆是真怕了,整个人都抖,憋着气不敢喘。王杰希拿舌头去把他嘴巴顶开,往他嘴里一口一口渡气。

后头乔一帆气顺了,王杰希把人头抱着搁自个儿肩窝上头,下身使力顶他,轻重缓急又游刃有余。

乔一帆的声音就洒在他耳朵边,带着湿热的气和微微的喘。后头变成压也压不住的惊呼。只得闭着眼睛往他那点上顶。

小兔子的手一直抱着肩膀却没敢用力,整个人小心翼翼又温顺听话。

王杰希承认,他是生出股自个儿确实亏欠的心思来。

乔一帆射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软了,抱也抱不住他,王杰希把人放床上拿被子裹好,自个儿起身去厕所里头解决——他还硬着。

 

乔一帆裹着棉被睡在床上,那股子快感来的太鲜明又太疯狂,他这辈子还没碰到我类似的事情,就算人平静下来的,脑子还是懵的。

又一想刚刚那个人是王杰希……

是王杰希啊……

 

乔一帆转个身,把连埋在枕头里,枕头上还带着那人的味道。

时隔多年也忘不掉。

 

不过是他站在这头,对岸是十八岁的自个儿。

腼腆又害羞,小树苗还没长出。

乔一帆一时间却看出点冷眼旁观的味道来。

却见那少年开口,带着鼓起勇气后的一往无前:“你还喜欢他吗?”

 

乔一帆在B市的深夜里头回过神来。

他想,我还是,喜欢他的啊。

这股子喜欢往心里头搁了那么多年,不疼不痒,却是区区微末,燎原之势。

不声不响,情能深种。

王杰希在洗手的时候听见声响了,一回头乔一帆站在门口看他,没穿衣服,全身都红红的。

王杰希刚刚想问怎么,就被人抱住了。

 

乔一帆骨架挺小,要抱住他一米八几的身子实在有点勉强,王杰希伸手把人搂在身前,就见小兔子抬头小心翼翼的吻他。

带着点不可置信和一心确认的不安。

 

亲着亲着味道就变了。

乔一帆抱着人,像是抱住自个儿少年的梦想。

“这一次,全部进来。”

王杰希表情出现一瞬间的惊讶,又迅速归于正常。下身一用力,没到根部。

乔一帆不可自抑的随着那人摆动身体,他也不是傻子,少年沉浮太多,对别人予过来的温柔天生敏感。

上一次王杰希只往他阳心上顶,温柔却缠绵,他舒服得神智全失,但要是说到王杰希自个儿的欲望,不得不说是从头到尾,尽是委屈。

讨好又温柔。

乔一帆所求的,无非也是这些。

 

第二天乔一帆睡过头了,苏沐橙他们上了飞机,临了给王杰希发了一条短信。

——“你的错,飞机票你出,把人送回来。”

 

只是后头王杰希真的把人送回兴欣训练室的时候,叶修大马金刀的搬个椅子坐在兴欣大门口候着他。

 

魔术师摘了眼镜,面色不改的问:“叶神何事?”

兴欣祖师爷挑了挑眉,不理后头局促的乔一帆,自顾说到:“来见女婿,哥特地飞机换汽车汽车换公交公交换出租出租还不行,累死我的,特地赶过来的。”

“感觉如何?”

“居然抢我兴欣吉祥物,大眼你个死缺德的。”

王杰希反手握了乔一帆的手,半点不惧看回去,像是当年副本中,两大BOSS讨价还价的姿态。

“说来还是你往我这里抢的,得意个屁。”

 

 

END

——————————————————

我忒么!!!

再不专心写两情!!!!!就诅咒自个儿冷逆三辈子!!!!!
看看五月份一溜的两情!!
再看看现在这种乱七八糟的!!!
大概就是所谓的……节操脱掉~脱掉~的动态形容吧【什么鬼

评论(43)
热度(1010)

© 芙蓉為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