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為裳

噗嗤一声摔回来!

【全职高手】[叶王] [- 壹情歌 -] (3)

1、 ABO设定世界观,娱乐圈架空AU背景。 


2、 CP:叶修(A)×王杰希(B)。


3、 OOC、狗血、私设。


4、资料片一。


5、《两情书》同属系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谁也说不好王杰希到到底有没有把叶修给追到手了,你说他没追到手,两个人又在一起胡搅蛮缠了听多年,你要说他没追到手,好像这么多年也没正式给个说法。

反正喻文州没少往他们两个这瞎打听,带着点不常见的八卦心,态度微妙笑里藏刀的。

叶修半躺在王杰希宿舍的沙发上头,一条大腿上放在个烟灰缸一条大腿上放着王杰希的笔记本电脑,正学着魔术师那点小语气和喻文州胡扯。

一开始挺顺利的,他就看喻文州在那边一句话一句话的跟着自己胡扯,扯着扯着就扯到蓝雨和微草两边的两个小新人谁更压谁一头上的问题了。

毕竟高英杰不是叶神他自个儿养的,说了两句就不知道怎么飘往乔一帆身上去了。

其实叶修的尾巴也就刚刚露了个头,连乔一帆的名字都还没提,就说了句微草出来的新人都挺好。

然后就看到喻文州的聊天框停在“正在输入”上头老半天。

——“叶神,露馅了啊。”

叶修手里头的烟一抖,心想艾玛这个小兔崽子。

侧头看了一眼,王杰希自个儿坐在一边,压根没管他在干什么。

叶修弹了弹烟灰:“你说喻文州这小子怎么就那么八卦呢,他八了他也不给别人说,你说他图个什么。”

说完就把笔记本的盖子给合上了。


王杰希坐在一边削苹果,双目无神的盯着电视看,正在放高英杰今年演的电视剧,没什么内涵,靠着一群演员的脸撑起一片天,高英杰在里头演男主角少年时期,叶修问那男主角是谁啊。

王杰希答了一句方锐。

叶修说一根红苗正的娃娃就那么长残了。

王杰希把自个儿削出来那串没断过是苹果皮往叶修大腿上的烟灰缸里头一扔。

“闲的慌,抬稳了,掉下来你打扫。”


叶修自诩看人准,不过以前在嘉世的这手本事没办法露出来,那个时候他们三兄弟打天下。

陶轩一直都有自知之明,一开始就选了后勤的位置,拍着两个人的肩膀说没关系我是你们最坚固的后盾。

苏沐秋青春少艾的就拖家带口,从一开始就说自个儿要做半幕后,进可攻退可守,

叶修当时虽然还忌惮着自个儿家里头当家做主的老爷子,窃了自己弟弟的名字来做掩护,却怎么掩也掩不了那点初生牛犊的气魄,看谁都不放在眼里,总觉得那个时候的娱乐圈不过是块没人垦荒的荒地,明明有大把的机会,可谁都没那个脑子。

可见叶神也不是一开始就和凡人们拉开了足够的距离——至少在他自个儿看来,当初一开始那种状态用“青春单纯”四个字形容实在是有点粉饰太平,直接说“中二期”又有些不甘心。

索性嘴巴一闭绝口不提。

以至于王杰希第一次看到他那种状态下拍的一段视镜片段实在是乐得不行。

那个年代能的画质也就那样,还带着独特的配音方式,无论说什么都是用近乎朗诵的方式——至少这种东西听在王杰希耳里实在是上不了台面。

叶修背着个军绿色的书包,往人来人往的汽车站一站,那个时候的公交车漆着红色,两节车厢中间用螺栓连起来,再罩上黑色的布。

车停下来的时候候车的人来来往往的向同一个方向挤过去,叶修在人潮中随波逐流,上车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

公交车启动的时候带起黑烟——烧得是柴油。

那青年说。

“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唯一。”


王杰希不知道怎么就停住了笑,至少在这之前他一直都是没有办法停下来。

他们一群人在会议室里头开会,他是微草这一年备受瞩目的新人王,位置被安排的靠前,旁边坐着方士谦。

微草一直作风严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老板本身是个这样的人,所以无论是从员工还是到旗下的艺人都在某种程度上戴着这样的痕迹。

彼时王杰希才十八岁,刚刚横渡过一个大洋,身上还留着资本主义国家教育体系留下的浓墨重彩的痕迹,青春跋扈,对屏幕上那些繁琐的数据和图表不太感兴趣,但是他面前的桌子上面还是摊开了一本笔记本,认认真真的做着会议记录。

中英夹杂。

王杰希对汉子的运用还不够熟练,他能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甚至还带着北京人说话时候那种微微上翘的语气,但落笔的时候依旧需要思考。

这导致他记录的速度跟不上讲解人的速度。

某种程度上王杰希是个有点强迫症的人,他总喜欢将一件事情做的圆满,连记录笔记都要做的漂亮,够全面,即便是很多年之后忘记了,翻开看到还是可以详细的说出会议上的内容。

记漏一两个字也会让他产生残缺感——所以他捏着笔,将那些讲解中的废话剔除,不必要的定语也剔除,举的例子更是不需要。

坐在旁边的方士谦斜眼看着那人面前的本子翻过一页又一页,在王杰希第十次翻页的时候终于忍无可忍的制止了他——方士谦觉得自个儿手疼。

索性面前的桌子足够高,能把桌子底下那点小动作都遮掩过去。

方士谦神神秘秘的往自个儿兜里掏出手机。

那个时候的叶修风头正劲,刚刚击败了霸图卫冕,叶修往颁奖台上一站,光芒万丈无人能敌。王杰希正处在对这个人最感兴趣的的一个阶段。

新人总是爱拿最强的那个人来勉励自己,想象着自个儿也能站在最高的那个位置上头。

这种东西往往是激励着那么多人奋不顾身往这个圈子里头挤的原因,不过谁也不知道这种热血能支撑你走到多远的地方。

方士谦是圈子里头的老人,虽然他是个不显老的面向,但依旧无可否认他不过比叶修晚了一辈而已。

以至于方士谦手上不知道为什么有了一些不外传的内部资料。

上到韩文清下到叶修,总有些早年间想毁掉的黑历史落在他手里头。

其实中间还有个蓝雨——不过魏琛这种人的黑历史实在太多,他自个儿黑自个儿都黑得起劲,犯不着方士谦去操这份心。

王杰希纠结了那么三秒,而又恰巧会议陷入了某种毫无意义的状态,到了领导讲话时间。

他接过方士谦的手机,把耳机往耳朵里头一塞。

从第一个画面扫过的时候忍不住露出笑意来。

画面上的叶修太年轻——从面目上看甚至比现当下的王杰希还要小,剪个寸头,往那里一站,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器材,似乎还有点抖。

偏偏在那种恨不得所有人都在追求大力直接的表达方式的时候用这样一种文艺的方式来拍试镜的短片。

那句话被旁白念出来的时候其实很有滑稽感。

王杰希想这应该不是叶修的声音——虽然没人知道叶修真正的声音是个什么样子。

他不拍广告,不接受采访,也不上综艺节目。

那个时代还不兴现场采音,都是用后期配音,叶修没有专门的配音,每部片子里头的声音都不一样。

普通观众或许不太在意,偏偏王杰希天生就是吃这口饭的人。

可那莫大的滑稽感却依旧没有遮掩掉某些东西。

那些东西就那么猝不及防,穿过不算短的时间,从一个人的青春直击到另一个人的青春。


方士谦问:“其实他很厉害,那个时候没人想过能这么拍。”

他有些担心王杰希的中文理解水平,所以又问一句:“你听得懂吗?”

王杰希转过头,耳机线从发间露出来一点。

他说:“我本以为这世间不过悲欢离别,其实我本身不过也是这尘世中的聚散喜怒。”



——————————


TBC


注:

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唯一 ——出自电影《恋爱中的的宝贝》

原始出处应该是《庄子》。


⁄(⁄ ⁄•⁄ω⁄•⁄ ⁄)⁄话说还有人记得这一篇么?!

前篇忘记的话善用归档or搜索功能~


评论(25)
热度(97)
  1. 杜myspirit芙蓉為裳 转载了此文字

© 芙蓉為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