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為裳

噗嗤一声摔回来!

【全职高手】[黄喻] [- 骨鸟垂翼 -] (8)

-、哨兵向导世界观+末日丧尸PARO。

-、CP:黄少天×喻文州

-、副CP:叶修×王杰希;周泽楷×孙翔;孙哲平×张佳乐;韩张无差;

-、狗O私


——————————————


黄少天在石台上头站稳,这才来得及仔细看看——四周都是大树,中间是个不大的水塘子,有一股溪流分支出去,正好是他爬过来的那处灌木丛。

他的精神体站在一旁抖毛,水珠被高速的甩离毛发。

黄少天本来就是湿的,这个时候也不在乎被甩一身了,只静静的等它甩完了,又撅着蹄子

嫌弃的离那滩水渍远了一点。

“嘿,你那么嫌干嘛还挑个有水的地方睡觉呢。”

他往石台边上挪了挪,又挑个干净的地方坐下来,伸手拍了拍自个儿旁边的空地,自觉这个动作充满了足够的友谊。

精神体神奇的再这个时刻和他心意相通,勉为其难的往这边也走了走。

只是黄少天选的地方有个小小的坡度,它的蹄子踩上去打滑,试了三次也没成功走过来,索性选了黄少天背靠的地方。

其实在黄少天的世界观里头大多数时候他只是需要一个聆听他说话的人,而这个“是”是个什么物种倒是也没有太大的关系。

他还没开始长个,用力伸腿脚趾头也够不到水面。

“我记得睡着之前我是在宿舍楼里头的。”

“训练营的宿舍楼,中途碰到了喻文州。”他点点头,又自顾着说下去:“这些都是真实发生的,因为记忆还很清晰,不会是记错。”

黄少天反过手去摸了摸身后的小马,它的毛还有点软,短短的覆在身体上,隔着一层能轻易的触碰到体温。

“虽然说你是真的,但是其实你也不是真的,这应该是你住的地方。”

那本来趴着的马抬了抬眼睑,难得的没有拒绝,还往黄少天的手上舔了一层吐沫星子——算是难得的表达了自己对于主人应由的善意。

黄少天第一次感受到了所谓的精神体和本体之间的感应。

他拍了拍小马的头。

“烦烦,要不你带我去逛逛。”

小马摇了摇脑袋,示意它也未曾走出过这片地区。

黄少天神奇的感受到了它的思想,身子有些模糊的记忆——他清晰的感觉到这些记忆不关乎自己,却又莫名其妙的的感同身受。

比如说他感觉得到小马弯下头去喝池塘里头的水。

还有下雨的时候雨滴会从树叶的缝隙里头漏出来,不过在最大的那几棵树的下方有一处树叶最茂密的地方可以躲雨。

他甚至借着另一双眼睛看得见,前方的灌木丛动了动,有个鹅黄色睡衣的小孩推开了树木钻出来,一头扎进了水池里头。

黄少天问:“你出生就在这啦?”

小马甩了甩尾巴。

黄少天“哦”了一声,一阵困意袭来,也不在深究,就往后一靠,正好靠在它蜷起的背脊上。

 

谁知道刚刚闭上眼睛就一阵激灵,明明他刚刚还困倦的不行,这个时候睁开眼睛一看,正对上另一张脸。

喻文州睡觉的时候微微把身体往被窝,只露出一双眼睛。

黄少天向来人闲手欠,伸手就把被子给往下拉了拉。

喻文州正睡的舒舒服服,猛不丁吸了口冷气,一哆嗦给醒了。

黄少天还愣巴愣巴的没把手收回去。

两人眼对眼的看了老一会。

黄少天道:“我觉得你都快闷死了,睡觉的时候怎么能把鼻子闷在被子里面呢,搞不好会窒息的……还有……”

他的话猛地被一阵哐当哐当的锣给打醒了。

黄少天猛地往床头一窜,伸手打开窗户,正见到魏琛的大神从宿舍楼下头蜿蜒而过,尾巴尖卷着半面锣,哐哐哐的正往地下砸的欢。

这时候天刚刚亮起来,看不见太阳,却明亮得很,魏琛领着正式队员风一样的跑过——那是刚刚出了早餐,闻到食堂的肉味,舍弃了尊严的往那头跑。

魏琛一马当先的跑在最前头。

一抬头看到训练生的宿舍楼里头伸出个脑袋,叽里呱啦的冲着自个儿的精神体骂。

魏琛骂了一句:“嘿你个兔崽子怎么又跑过来了。”

黄少天“咻——”的一声把脑袋给缩回去了,那蛇把身体盘起来,老神在在的看了黄少天一眼,尾巴扬得又高了一点。

哐哐哐的砸了十几下,把那半面锣挂回值班室的墙上,悠哉悠哉的又爬走了。

 

黄少天从床上爬下来的时候喻文州已经把衣服给穿好了,他有些偏瘦,训练营的衣服都是统一制式。

“你借我一套吧,我不想回去拿了。”

喻文州点点头,打开衣柜拿了套衣服给黄少天,他们都是半大的少年,身高也差不多。

黄少天接完了造成被打断的话。

“你睡眠不好,容易醒,晚上喝牛奶啊,还能长高。”他把外套的拉链拉到头,又扯着领着想两边扯下来一点,露出里面T恤的领口。

一笑露出两个大白牙。

“我会给你洗干净的!”

 

黄少天虽然被从训练营的宿舍楼里头给驱赶了出去,不过还是正式归属在他们这一边的。虽然伴随着他哨兵天赋的觉醒,所有人都知道他必定会正式进入蓝雨战队,不过只要还没到选拔赛,他始终还没有正式在联盟挂名注册。

训练生们三三两两的下楼,在宿舍楼地下找到自个儿的位置站好。

不一会听到哨声,魏琛甩着哨子往这边走。

 

每个安全里头都住着几十万人,不过同等规模的安全区整个中国地区也不过寥寥的几个。蓝雨的基地建立在安全区的最外围,当初魏琛选择在这里驻扎,之后慢慢的向四周延伸。

整个居住地的形状像是个“几”字——两面是山,他们停伫在一侧山口的位置。

功能分区呈现“回”字形,最外围是军事区,再往内是普通人居住地,最核心的区域是研究地带。

如此一来如果受到攻击最先被冲击的就是军事防御地带。

方世镜主张在外围加筑军事防御工程。

“如果把平民区放在最外围,那么外围沦陷之后我们将面对更加大的敌人数量群。”

“我建议由军队由内向外扩张,清理出足够的安全区域后,普通民众在进行迁移。”

 

十几年的时间里头G市的面积不短扩大,他们身子清扫了一些村庄,把这些地区纳入的居住范围。

大城市依旧是需要避开的重灾区,而原本高速路的沿线却被最大程度的开垦。

几乎每隔五六个月驻扎的区域就会换一次,因此训练营的教导工作也并不由某位特定的教官来指导。

虽然这些年觉醒者的数量大幅度上升,但也并不是每一个觉醒者都有资格进入战队。大部分的清扫任务还是由普通的军队来完成,正式的队员们经常需要出去提供帮助。

结果一群轮休的军官经常在食堂里头划拳,谁输了谁就带他们一天。

魏琛在这件事上的战绩实在是屡败屡战。

小崽子们的起床时间要比正式军人们晚两个小时,每天早上八点起床,八点半集合,早操之后吃早餐,两个小时的理论学习之后才进入到训练。

黄少天排头站第一个。

首先围着整个基地跑两公里,黄少天的速度比上一次缩短了三十秒。

 

喻文州跟着队伍规规矩矩的跑,一行人看着黄少天蹦得跟疯狗一样领先他们整整一圈,最后冲线的时候魏琛掐了个秒表。

这不过是早餐前的热身运动,只有黄少天被要求掐表。

吃饭的时候黄少天往抬着餐盘往喻文州身边凑。

一群小崽子们占着非正规身份也不守“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黄少天挑食挑的人尽皆知,食堂大妈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打饭的时候不往他碗里打不爱吃的东西。

 

黄少天自觉经过昨晚一睡之后自个儿和喻文州的关系拉近了不少,至少在某种程度上这代表着从“同学”上升到了“战友”。

虽然似乎对于他们来说两种身份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黄少天吃完之后发现喻文州正在喝一碗汤,他想等他喝完了一起拿盘子去回收处,晃着脑袋在一旁玩。

喻文州擦了擦嘴。

两个人收拾了碗筷站起来。

“你速度很快。”

黄少天没听明白:“什么?”

“早上跑步。”

“噢!那个啊……其实一点都不好,跑完之后很饿。”

喻文州觉得自个儿的赞美落了空,又心想这人也太实诚。

排队的时候黄少天和他挥手告别,喻文州下意识的问了他一句:“你要去哪里?”

“去研究院。”

黄少天撸起了一边的袖子:“我今早的速度有提高,而且我昨天做了个梦。”

喻文州问:“梦见什么?”

“很多东西,岩石,树木,水池和溪流,还有我的精神体。但是不太清晰,就像是一个森林,但是有一些地方是模糊的,但一些地方又很清晰。”

喻文州听了他说了半天,直到黄少天最后说完了,才大概明白。

“你说一个梦,只是参与感很强烈,或许只是因为你的大脑皮层细胞在昨天晚上活跃过头。”

黄少天打断了他。

“喻文州。”少年一双眼睛看过来,最后落在他脸色,像是确认什么般的重复了一遍:“我是一个哨兵。”

喻文州不明所以。

这种不明白让他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呆,瞳孔微微的放大,眉头皱起。这种样子让他难得的有些像同龄人该有的样子,他等待着黄少天给出更详细的解释,后者却被逗得莫名心情大好。

黄少天说:“我回来给你解释,你今天训练完了会在宿舍吗?”

喻文州点了点头。

黄少天又问:“那我回来可以去找你吗?”

喻文州点点头。

“可能会有点晚。”

喻文州想了想,正逢那头魏琛吹了集合哨。

一张车开到食堂门口停下,方世镜和魏琛说了两三句便冲着他们这边走过来,喻文州喊了一声方前辈好。

黄少天说:“副队。”

方世镜在训练生中的口碑要比魏琛好很多,但只是口碑而已,虽然大家对这位副队都有足够的尊敬,但是某种程度上,在这个年纪的男生中魏琛始终拥有最高人气。

方世镜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难得你会自动要求去研究所。”

黄少天哼了一声:“我还是很懂轻重的好嘛,大多数时候我拒绝你们只是因为你们非要做一些不太有意义的实验。”

方世镜领着他上了车。

“至少不是无意义,未知领域的所有进步都需要无数的探索。”

“其实人类进步那么伟大的意义和我没有太大的关系吧。”

“怎么会呢?”方世镜做了个夸张的表情:“你就是我们的未知领域。”

“呸吧!”黄少天嗤之以鼻:“我只是你们位置领域重要的小白鼠。”

黄少天还想说什么,方世镜忽然转了头,冲着一旁的喻文州说:“少天很难得,在他这个年级就觉醒的天赋者很罕见。”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的样子,实在是没有把他和某种太高精尖的词汇练习起来。

“是吗?我对觉醒者其实了解的不多。”

“你有兴趣吗?”

喻文州不置可否。

黄少天赶忙接了一句:“学学嘛,很有意思的,你不是还跟我去图书馆了?反正你闲着也是闲着……”

方世镜的表情有点似笑非笑。

黄少天说:“我晚上回来再去找你。”

喻文州点点头,轻声说了句。

“回见。”


——————


TBC


评论(6)
热度(94)

© 芙蓉為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