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為裳

噗嗤一声摔回来!

【 琅琊榜 】[ 蔺靖 ] [ - 旅 - ] (1)

-、狗O私

——————

蔺晨是见过萧家那一群分不清谁是谁的皇子们的。

不过时隔太久,他也不太记得清楚了。

琅琊山青山绿水,连山里头的琅琊阁也修得极尽清雅之能,但可惜琅琊阁的阁主一代一代都自诩不入世。

一个人如果有点才气,又在俗世里头摸爬滚打,要么留下点功绩,要么就要造一点祸害。

可惜琅琊阁非要端着“超然世外”的名头。

所以阁主们没办法在俗世里头闹腾,就只好可劲的折腾自个这一亩三分地。

上山的路要修成齐高的石阶,够长够直,一路通道山顶的牌门前。

“琅琊阁”的三个大字不知道是哪一代的阁主写的了,也没落印章。不过字是好字,龙飞凤舞,铁画银钩。

于是也没人想着去换了——毕竟也不一定能写的更好看。

可惜就这么一扇传了世世代代的坊门,愣是被这一代的少阁主一个早上便造了个干净。

 

其实蔺晨也不是故意的。

她娘把他抱在怀里头,手帕遮着半边脸,一边哭一边偷偷拿另只手掐他的痒痒肉。

“他还是个孩子。”

蔺晨被掐得生不如死,眼前又是他爹握在手里头的剑鞘——也不知道老爷子顺手从哪个侍卫那里拿过来了,还雕着大梁赤焰军的样式纹。

他娘瞧演了几嗓子见没有效果,暗骂小兔崽子不争气,又使了几分力气。

蔺晨这才回过神来,哇的一声干嚎:“我还是个孩子!”

这一嗓子嚎得理直气壮。

以至于梅长苏多年以后都时时不敢忘。

 

梅长苏第一次听到琅琊阁的名字是从他老爹的嘴巴里头听说的。

林燮好交友,却又嫌朝廷上的大人们太迂腐,皇亲国戚们太骄纵,就连皇位上的那一位,亦是一年比一年阴郁。

于是便一年比一年更看不上了。

金陵城里头没朋友了,那就只剩下江湖上了。

林殊对他老爹年轻时候的事情不太清楚,每次有人要跟他念叨林帅当年如何如何,他都觉得脑仁疼,撅蹄子跑的比谁都快。

他对“江湖”儿子的认知,还停留在和萧景琰一起在桥头卖糍粑的老头摊上听的话本故事。

卖糍粑的老头也是个有故事的人。

至少他这一手做糍粑的绝活,那是年轻时候摔下山崖,在半崖的山洞中看见坐化的高人尸骨,尸骨面前放着个布包,里头就记载这一手只传有缘人的手艺。

林殊舔了舔嘴巴,觉得确实口齿留香。

想来他能在金陵城大大小小的摊位里头选中这一家,那自个儿怎么也应当是个缘分不浅的人。

再要去拿的时候却摸了个空。

白盘子里头本来应该有五个糍粑,他才吃了两个,按理还应该有半个。

便回头骂:“你怎么吃那么快?”

萧景琰瞪着一双眼睛看他:“我饿啊。”

“你怎么把这个东西当馒头吃?”林殊惆怅道:“没留一个,霓凰来了要打人的。”

萧景琰说:“你去哄。”

“为什么不是你哄?”

萧景琰站起身来,和老头要了一碗水,把喉咙里头的面和着凉水喝下去了,满不在乎的说:“反正她也只打你。”

 

他们在老头的摊子上头吃了半年的糍粑,也听老头将了半年的江湖。

林殊最喜欢那些个仗剑天涯的江湖侠士。

萧景琰就佩服江湖侠士身后那些出谋划策的萧剑书生。

霓凰说一个能文一个能武,拉一面大旗就能占山为王啦。

林殊说郡主说的有道理。

霓凰道:“到时候我当山大王,景琰当我的军师,你便当我的压寨夫人。”

林殊兜头被震了个满头,以至于林燮跟他说“开春之后去琅琊山,为父有个好友前两年刚生了个儿子,想必现在也能打酱油了,带你去看看他。”的时候他没反应过来,听了个头尾,便成了“带你去狼牙山打酱油。”

他还疑惑了一路,心想如此一个帅气的名字,应当是出绿林好汉的地方啊,怎么会卖酱油呢?

临别的时候他跟萧景琰在糍粑摊前告别,豪气万丈的承诺回来的时候给他带狼牙山的酱油。

“我要酱油做什么啊?”

“我也不知道,不过难得出一次远门,不行便让静妃娘娘给我们包个饺子。”

 

等到了目的地,他才知道原来门上那两个不认识的字也读作“狼牙”。虽然是同音,却怎么听也没有后者霸气。

不过虽然琅琊山不出酱油,却当真是出好汉的地方。

在天子脚下撒欢的时候,他总嫌弃天子的七儿子不够机灵。

到了琅琊山,山大王唯一的一个儿子倒是够机灵了,就是太机灵,简直是有点鸡贼。

以至于他前一眼才瞧见蔺晨他娘暗中下的黑手。

下一刻就被一脚踹翻到地上。

林殊一边抱头鼠窜一边暗叹,还好自个儿娘没跟着来,要不恐怕还躲不了两个人。

 

两位好汉就这么被罚面壁。

琅琊山的没有祠庙,听说历代的阁主们都埋在后山,随便立个碑就成。

所以两个人被罚站长廊,长廊上还有个雕花的漏窗。

窗外是来来往往的下人。

林殊说:“今儿个晚饭居然有山菌,有点亏。”

“我也瞧见了,林婶菜兜里都装满了。”

“要不我们晚一点去厨房自个热热?”

“想得美,谁给你剩啊。”

两人前言不搭后语的胡扯了一通,日头也渐渐偏西。

阳光一路溜进长廊,两个人别一步一步的往背阴的地方挪。

到最后实在是没地方了,又闻见厅里头的饭菜香。

林殊只好领着蔺晨两人打了水,一点一点把被蔺晨划花的牌楼给擦干净,擦了老半天,漏出第一个“琅”字来。

期间蔺晨倒是秀了一把功夫。

林殊心想:“毛都还没有长齐,轻功倒是不错,不过根基有点晃,这小子扎马步一定偷懒了。”

 

林燮在琅琊山逗留了七八日。

拔营那日林殊翘首期盼,只是等七大姑八大姨都寒暄完了,他还是孤孤单单站一边。林殊估摸着大概可能应当——是睡过头了吧。

他也不郁郁,只朝阁主一笑:“伯伯,下次我再来找蔺晨玩。”

他正在换牙,说话还漏风。

 

琅琊山配了几箱特产,林殊单独分得一箱,正好塞他马车后头。

谁知道刚刚出了琅琊地界,他听得箱中“咚咚”几声闷响。

蔺晨从箱子钻出来他脑子第一个念头是:我的特产呢?

转念才道——这货什么时候跟来的?

被林燮发现的时候蔺晨也笑成一朵花,他牙还没长齐,说话也漏风。

“伯伯,我想和林殊哥哥一起玩。”

林帅被气的不轻,赶忙飞鸽传书回了琅琊山。

谁知道等拿到老友的回信,却只寥寥数语——玩够了找个盘口,有人送他回来。

这哪里像世人口中风姿绰约的琅琊阁主呢?

倒更像个占山为王的绿林好汉啊。

 

于是这一路上,两个漏风的小兔崽子便趴在马车里头。

一个问:“金陵有啥?”

另一个答:“啥都有吧,带你去吃糍粑去不?”

“不去,我吃糯米打嗝。”

“那带你去见皇帝去不?”

“不去,皇后能见不?”

“见皇后做什么?”

“不是都说皇后是这世上最好看的女人?”

“那不成,我和皇后不熟,要不去见我姑姑,贵妃见不?”

蔺晨说:“那也勉强吧。”

林殊道:“那我叫上景琰和霓凰,你去见姑姑,我要去吃静嫔娘娘的糕点。”

“那又是谁啊?”

“我姑姑的医女,也嫁给皇帝了。”

蔺晨想了想:“要不带我一个吧,姑姑就不见了。”

“为啥?”

“你想呀。”蔺晨摇摇头,带着点家传好汉的爽快感觉:“两个都是美人,那当然选会做饭的那个美人不是。”

——————

想我不?

啾咪!=3=

评论(37)
热度(393)

© 芙蓉為裳 | Powered by LOFTER